尅了柚

这里Akico

是个杂系咸鱼

这世上画画最粗心的,日常忘画各种细节

诶马化腾激情扩列

903640326←门牌

入新坑有段时间了,摸一下鱼,看看自己画风变了多少(挠头

*Mystic Messenger*同人零食包征集


目标100人,团子还在打样中,求求各位太太看看我们!!



一个包+九个团子,价格不会超过200!!!这么心动的团子难道不来一发吗qvq



图中还有扇子的征集,已经有样图♡



有意向欢迎加群!群号p3,群里还有很多可爱的同人征集,不容错过~o(〃'▽'〃)o

旅游前最后摸个维恩

假装和自己摆情头w

旅游完可能会画和男指或者女指的另一半情头?

(半草稿流,有官方动作参考)

超喜欢seven!一路又甜又虐,呀o(*////▽////*)q

画了个好少女的狛枝(??
总之是生日快乐!!!

准备给美术社团的审核画,还要介绍装逼讲解画的是什么,第一次在同学们面前介绍狛日有些小紧张💦💦

那一刻
我终于明白了
守护的真谛
那就是——
永远的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边看小时代边画刀子,要被虐死了
没有加眼泪就感觉..应该不算刀吧(雾

【狛日】交换便当

各种放飞自我ooc,第一次写狛日文求轻拍qq
脑洞很大,剧情就怕连接不上qq
不对请指出感谢!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烈日炎炎的夏季,毒辣的太阳直直刺向人稚嫩的肌肤,又疼又难受着,索性餐厅就在不远处,不然在半路热到晕倒也可能会不足为奇吧。

往常都很积极奔向食堂的日向创,今天却很缓慢的走向餐厅,正确来说,应该是很不愿意进入餐厅。
让他如此不情愿进入的理由,仅仅是因为那个叫狛枝凪斗的人。



...
在昨天临近下班之时,日向创不停敲击着键盘,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,直到最后一个回车终止一天全部的工作,愉快地伸了一个懒腰。



"呀,日向君是要准备回家了吗?"



日向扫了一眼门口,狛枝凪斗的胳膊处在门框边上,另一只手插着腰,十分慵懒的站在门口,将门的三分之二部分给遮挡住,仿佛是在那里等待里面的日向很久的样子,就等着他完成工作后说出这句话。透过门外的霞光照着他的背影,日向隐约感到狛枝周围散发金光的光芒。

他并没有理会狛枝,只是转身将靠背上的外套拾起,三两下地套上,拿起公文包就准备往狛枝的方向前进。不过狛枝也并没有打算让步,就站在那里不动。日向盯着他,开始思索狛枝到底要做什么。



"日向君,你的电脑还没有关闭哦?"

"反正你来了就由你关闭就好了啊。"

"......"



现在的他只想快点回家,于是干脆就草草把话题给终结了,不过狛枝在这里阻挡,他也没办法离开,二人就这样干干的站了一小会儿,日向尴尬的轻轻抓了抓头发,重新开了一个话题。



"你怎么来了.."

"这句话很伤人诶,明明我也是这个办公室的..."

"啊,我的意思是说你不是已经下班离开了吗?"



日向视线将转向黑暗的一角,黑漆漆的只有电脑显示屏忽闪忽闪的红点。

很显然狛枝应该是不会要赶回处理文件的,如果是忘带东西的话也应该不会赶回来取吧,他那么幸运,忘带东西什么的根本无所谓吧,反正也肯定不会出事。



"不用想了,我回来可是专程有话要对日向君说哦。"



隐约嗅到一丝阴谋的气息,日向下意识的后退几步,将公文包护在胸前。



"作为没有任何才能又平凡的日向君,可要仔细听好哦..。"



这家伙不会要让我做些什么事情吧,是他的话什么恐怖的事情应该不足为奇!!

狛枝看日向紧张的脸都要发青了,慌忙摇手解释起来:"不要误会啊,我只是想邀请日向君明天交换便当!"



...
...
死一般的寂静。



"......哈?"
...


不对,绝对不对劲,这家伙平时可是只吃食堂的食物,是不是被车撞飞到树丛里,碰巧听到女孩子们的话题而想到这么奇怪的想法。



太恐怖了,这个狛枝一定是假的。



见日向的表情不仅没有好转,反而变得有些紫,狛枝吓了一跳。

为什么没有好转,反而更加严重了!作为希望的日向君真是一点也不冷静啊。不然后退几步看看能不能好些?



他尝试往外后退几步,把门口暴露出来。果然,日向冷静下来了,比起明天的行程,他现在更想回到家,刚刚的一切甚至让他认为是一场梦。
不过狛枝是不会就此罢休的,在日向奔出的一瞬间将他牢牢抱住,不顾日向的挣扎,将自己与日向一同转身,将日向的后背紧靠阳台,双手按在日向肩膀两边的窗台玻璃上不让他逃离。



"都说了要仔细听好,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吧。"



狛枝渐渐将头靠在日向的肩部,调戏一般在他的耳边吐出温热的气息,经不起这一惊动的日向脸慢慢红晕起来。他很清楚,狛枝没有开玩笑,是认真想要和自己交换午饭。心跳逐渐加快,他紧张的宛如一只受惊的兔子,小心的询问起来:"为..为什么突然提出这种想法?"

狛枝见日向已经不在准备反抗,于是松手往后退了几步,认真的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。
如日向创所想,狛枝果然是被大货车撞飞,完美的着落在女孩子们附近的草坪..呃其实是挂在树枝上,又凑巧的听到交换便当可以增进友情什么的。



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他了,交换便当岂不是要准备出各种拿手的食物来给对方品尝?不过他天天吃那么好的食物,肯定会嫌弃我做的便当...等等,为什么我要这么想?我为什么一定要给那个家伙做自己拿手的食物?为什么偏偏是我要被他邀请交换便当?



果然,这个家伙真是太烦人了。



"啊啊我知道了,做的不好吃我也没办法。"






于是正如开头所说,日向十分认真的做了一份华丽的便当,甚至还在网上查找了一些形状的做法来现学现卖。



为什么我要为狛枝准备的比自己平时准备的还要好?



这样想着的日向越来越闹心,最后索性趴在桌子上开始抓起头发,发出宣泄的叫喊,完全没有顾及到身后缓缓走来的狛枝。

狛枝一开始倒是很惊喜日向真的有准备便当,不过慢慢的变成了看傻子的表情,盯了面前的人许久后,他轻轻将饭盒放在日向的旁边,随即而坐。
日向感觉到桌子上有物体放置的声音,随着声音缓缓抬起头,看到面前的狛枝一脸笑意的望着他。日向的脸顿时就红了起来,连忙直起身来冲着他打了一个尴尬的招呼。

狛枝笑着的眨了眨眼睛,胳膊处在桌子上,手腕抵在一旁脸蛋上,另一只手将自己的饭盒推向日向。



"好期待呀..平凡的日向君做出来的便当是什么味道呢。"

"所以说,平凡两个字是多余的..."



日向也将自己的便当推向狛枝,二人双双打开盒子,里面随即涌出食物的香气。令日向感到很意外的是,狛枝的便当里并没有传说中华丽的料理,甚至做的比自己还要朴素简单。狛枝倒是被一盒子的便当吸引的不禁发出感叹,忍不住地拿起筷子夹了一个蛋卷。



"嗯~很棒的味道呀,不愧是日向君呀!"

"没有这回事..你喜欢就好。"



狛枝将筷子放在便当的盖子上,转过头盯着日向,皱了皱眉头:"日向君不开心吗..?明明是很认真做出来的。"

日向为难的扣了扣几缕发丝:"没、没有不开心啦,就是..我会以为你会做那种,十分豪华的便当。"

"但是相比之下好像是我做的更加好些..吧。"日向创会这样说是因为,与其说是便当,说是一堆草饼才差不多,虽然很喜欢吃草饼,不过干吃草饼怎样都很奇怪吧。



"喂我说,你是不是从来没有做过便当?"

"没有呀,我只是认为草饼更适合日向君而已哦?"



这个家伙,太过分了...



日向创顿时感觉自己很无辜也很无奈,如果当时拒绝这个家伙交换便当,说不定今天的午饭就不会这么凄惨。

狛枝见日向一脸委屈要哭的样子,连忙拍拍他的背来试图安慰:"真是的,一开始就不要有多大的期待啊,等等难道.."



他坏笑了几声,身体慢慢靠向面前人,一只手抵在日向的身后,另一只手放在了桌子上,用那压低了的声线轻声问道:"难道你很期待吗...?"

一下子被暴露的没有一点剩下,日向的脸已经红的宛如一颗番茄,脸上的汗珠急剧增多,后背也隐约有些冷汗出现。



"是、是很期待!但是在便当里放草饼让我更意外!"



听到这样的回复,狛枝的表情变得轻松许多,十分愉悦的继续拿起筷子来,边夹里面的食物边说着:"那就没问题了,日向君要全部吃完哦。"



...这个人简直就是糟糕透了!



日向觉得自己要濒临崩溃了,看着旁边的狛枝在悠哉的享用午餐,自己只得拿起草饼开始干吃,腻甜的馅外带有一丝微苦的草香充实整个口腔,黏稠的触感在齿间令日向认为要赶快吃完结束这个噩梦般的中午,最喜欢的草饼怎样都无所谓了。

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吃到了最后一个,他刚拿起草饼,发现饼下压着一张小小的纸条,纸面字体整齐明了,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让日向顿时找不到吃下这最后一个草饼的理由。



「吃完我们就在一起吧。」



什么情况...告白?为什么突然要在我身上降临这么糟糕的少女漫画情节,而且还是被狛枝告白?

日向摸了摸自己的左胸口,心跳的好快,为什么要这样的紧张呢,脸在不知不觉开始发烫起来。狛枝转过头,看到一脸少女模样的日向让他也不知不觉跟着脸红起来。

突然间食堂响起了破坏情景的音乐,让二人回过神来,日向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的草饼,狛枝将身体背过日向,没有任何底气的询问着:"你可以不用吃的,或者吃了拒绝也没有关系。像我这样垃圾的人也肯定得不到同为垃圾的你的同意吧。"



"没有那回事,我马上吃完!"



日向突然激动的拍起桌子站了起来,三两口的把草饼硬塞到嘴里,于是也顺利的噎到了自己,好在狛枝身上正好有一瓶水,才让日向勉强缓了回来。



"呀~好高兴啊,日向君接受了我的告白。"



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此时心情的日向索性趴在桌子上,将头埋进双臂里想要回避这个诡异的告白现场,还好周围的同事们并没有注意到两个人,不然来一场轰动也是说不定的。



为什么我要那么激动,难道我真的..

喜欢他?

是喜欢吗?是、喜欢吧...?



日向将脸部的上半部分露出,歪着头对上狛枝的视线,心脏仿佛快要跳出,从未有过那样强烈的感情,像那脱壳的蝴蝶,他想将这份感情回应给狛枝,想快点告诉他。



"那、那个,我...明天也一起交换便当吧..!!"



等一下,不是这句话啊!
好想给自扇一巴掌,这么关键的时候竟然下意识的扯开话题..!



日向索性把头全部埋在双臂中想要逃避刚刚发生的一切。狛枝笑着揉了揉面前人的头发,柔软的发丝轻轻刮在手中,松开摸头的手,小心地将头部抵在日向的肩膀,双臂环绕在他的腰部,开心的笑了笑。



"好啊,明天也一起吧。"



在日向转过头的同时,狛枝趁机轻轻地吻了一下他的唇。



"多谢招待。"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"狛枝,明天给我做一份正常点的便当吧。"

"作为没有才能的垃圾,能吃到这种待遇的食物已经算是便宜你了。"

"明天不做好吃的便当了。"

"...呐日向君,你喜欢除了草饼以外的什么食物呢?"

趁着开学前画一只新界伊压压惊Σ
写作业写到肾虚....💦